しせつ

腐男【nv】一枚,头像男神不说话

【白鹊】王者高中的日常【???】(十三)

#现代校园paro
#其实这真的是原作者只是在贴吧也有发
#副cp吕云,备香,女孩子们腐女设定注意
#人物属于王者荣耀,he属于白鹊,ooc属于我
#以上全可接受就开始吧√
#前文请自行翻头像因为我不会弄超链接【喂
#最近被学习整到疯终于有空上来发文结果上线被消息数吓到
#请无视文中白白长发这个蜜汁的八阿哥因为当时作者眼挫看错但是又懒得改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描写打boss的情形因为这篇文是日常向的【说白了就是不会写吧喂
#虐够了终于要开始甜了开心吗反正我很开心【喂




      (十三)
   

      当扁鹊软倒在自己怀中的时候,李白真的吓坏了。抱着扁鹊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过了一会才意识到很可能是毒素爆发,连忙一把抱起扁鹊就往学校附近的医院跑。
   

      扁鹊这一晕,差点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个毒药侵蚀了太久,已经把扁鹊的身体机能基本破坏掉了,可以说,扁鹊上了高中之后还能再活一年就是个奇迹。医院努力了很久,也没能阻止毒素的快速扩散。最后是李白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解药,才把扁鹊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可是手术结束之后,扁鹊昏迷了两个月也还没醒来。李白在这期间一直在他身边,细心的照顾他,2班的人也会时不时过来探望,顺便纠正一下李白犯的低级错误。
   

      。。。。。。
   

      扁鹊的眼睫毛抖了抖,眼睛缓缓睁开,入眼是雪白的天花板和淡金色的阳光。扁鹊眨了眨眼睛,他的大脑仍然处于当机状态,记忆也停留在昏迷前李白焦急的呼喊。扁鹊吸了吸鼻子,一股浓郁的消毒水气味冲进鼻子。
   

      自己这是......在医院?
   

      扁鹊动了动僵硬的手指,果断对着大腿狠狠一掐。
   

      “嘶————”
   

      扁鹊倒吸一口冷气,总算是清醒了过来。他本来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不过从刚刚的痛楚来看,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可是他太了解自己的身体了,在这一次的毒素爆发之后,他不应该还活下来。扁鹊试图活动自己已经僵硬的身体,左手一不小心碰到了什么,扁鹊努力的朝那边看去,只能看到半个脑袋和一撮头发尖。
   

      李白?扁鹊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扁鹊回想起刚刚大腿的刺痛,隐约间明白了什么。当即小心翼翼地把左手伸出被子,一点一点地往上探,然后触到了什么细细的东西,同时扁鹊视野里的尖尖晃动了一下,旋即用两根手指轻轻的夹住,向下一扯——
   

      “嗷!!!”
   

      趴在床边那人哀嚎一声,条件反射性的坐起来,双手抱头护住头顶,那根被扯了一下的呆毛还在晃动着,眼睛两边挂了两颗大大的泪珠,整个人都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大型犬。李白眨了眨眼,低头对上扁鹊的眼睛,立马连呆毛都不顾了,整个人都扑上去把扁鹊抱住,“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越人你醒了......太好了......你都昏迷两个月了......我差点就以为你醒不来了你知道吗......”
   

      扁鹊被李白的碎碎念吵得头疼,连忙开口说:“水.......”这一开口,声音沙哑得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闻言,李白立马爬起来倒了一杯温水,轻柔地扶扁鹊坐起来,又塞了个枕头到扁鹊背后当靠背,才慢慢的喂给扁鹊喝。扁鹊喝了一杯水之后舒服了许多,又看着李白忙前忙后,还叫来医生过来给他检查。
   

      检查过后,李白被医生叫到病房外说了几句话,回来的时候低着头,就像一个做错了事在等家长骂的小孩。
   

      “我昏迷了多久?”
   

      “两个月......”
   

      “你哪里来的解药?”
   

      “我、我去找徐福了......然后打了他一顿,从他身上搜出来的......”李白停顿了一下,“我当时太心急了,也没来得及确认是不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徐福在哪里?”
   

      “是老夫子告诉我的......他说徐福干坏事已经干了很久了,一直想抓住他,那天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揪出了他,我就冲过去了......”
   

      “哦,那刚才医生说什么了?”
   

      “他说......”李白刚开了个头就停住了,然后又在扁鹊威胁的目光中说下去,“......你的身体被毒素侵蚀太久,以后可能会留下一些后遗症,就比如说身体虚弱之类的......”李白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低到几乎听不见。
   

      “还能养回来吗?”
   

      “能啊!当然能!”李白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了,斩钉截铁的说,“怎么可能不能呢?!”
   

      “那就养回来呗”扁鹊淡淡的说,“反正你说了'能'不是吗?”
   

      “......嗯!”李白狠狠地一点头,但想到了什么,又立马蔫下去,低下头,伸手扯住扁鹊的袖口,弱弱的问:“那我可以呆在你身边吗......我保证不会再丢下你了!”
   

      扁鹊盯着李白眼下的黑眼圈,半晌转过头去,声音间有一点无奈:“......随便你”
   

      李白眼睛一亮,兴奋得整个人扑进扁鹊怀里,死死抱着扁鹊的腰不撒手。
   

      你丫还得寸进尺?扁鹊一皱眉。以及快起来你呆毛戳着我了!
   

      门外,四女偷偷摸摸地趴在门口,都是一脸兴奋的看着里面,安琪拉还把相机调成静音一阵狂拍。
   

      可惜扁鹊不知道,要不然一个都走不了(笑)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