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男【nv】一枚,头像男神不说话

【白鹊】单挑风波(六~十)

#架空校园
#众所周知在一起设定
#私设多文笔差ooc多

——————————————————

全息峡谷内,准备区
说是准备区,其实就是泉水的那一小块地方,周围被肉眼可见的空气墙阻挡,只能远远地看见高地外的三条大道。
五个人零零散散地占据了四个角落,孙悟空在调试技能铭文,百里守约正温柔地擦拭自己的爱枪,扁鹊单膝跪地检查药箱中的东西,李白站在扁鹊身边对着阵容面板沉思,刘邦最没紧张感,还举着镜子整理发型。
“二白“孙悟空抬头喊了声李白,“我走上单,要个一蓝”
李白抬手比了个OK”的手势。
“我当ADC吗..…正好“百里守约点开调试面板,时不时发出渗人的轻笑声。
孙悟空悄悄凑到刘邦身边,用手肘捅了捅人:“守约哥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刘邦对着镜子灿然一笑,“可能是心情不太好”
“……”
这边李白一皱眉,也点开调试面板。“我换个皮”“话还说着,手就已经按了下去,随着数据的溃散、重组,李白抖抖耳朵,身后的大尾巴
缓缓摆动,像是有意识一般,尾尖蹭过扁鹊的脸颊。
“李白你干嘛”扁鹊头也不抬,百忙之中空了只手出来,精准的将又想来骚扰的大尾巴一巴掌拍开,可惜某只大尾巴狐不甘心放弃,一边调试铭文技能一边用尾巴跟人斗智斗勇。
刘邦好不容易理好发型,刚放下镜子就受到如此冲击,顿觉眼睛生疼,不忍直视那边环绕的粉红泡泡。一转头,又对上孙悟空直勾勾的目光。
“仓鼠球,算俺老孙求你了“孙悟空满脸复杂,“今天别坑行?”
天知道他已经不想再享受传送买一送一的服务了好吗?!
刘邦脸上的表情有点开裂,只好生硬地转移话题:“呃,抱歉..……你的消息好像在响"
幸好孙悟空也没想跟他追究什么,转身点开了响个不停的消息面板,一眼看见安琪拉的QQ小窗。孙悟空看完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晃眼瞥见右下角的房间信息。
观战人数:27人
孙悟空服角一抽,整个人都木了。
此时李白终于调试完成,关了面板看向旁边的扁鹊。
因为现在还是准备时间,扁鹊没有带上兜帽,把那一头柔顺的金色短发露了出来,从李白的角度只能看见头顶的发度和见动的发尾。
“小医生-陪我去偷蓝吧~”李白没忍住,伸手抓住了一小撮发尾,那冰凉的手感瞬间治愈了他须躁的内心,让他爱不释手。
“不去”属腾秒回复,已经懒得去管某人不安分的爪子,干脆眼不见为净,埋头专心整理东西。很快,他就整理完毕,站起身背好沉重的药箱,又点开调试面板。
“小医生,技能带闪现”
扁鹊动作一顿,抬头看向李白。李白朝着中路的方向,似乎是在看着什么,一双狐瞳中一片幽深,手中长剑光华流转。
“保护好自己,对面估计会针对你”


现在让我们回到几分钟前的(2)班班群里
跳啊跳啊跳:卧槽!!!班长求房号!!!
狗链执法:0801
绝世绿姬:哇~我这手速都已经排到第九个了吗
跳啊跳啊跳:现在有谁不在的吗???庄周在吗典韦在吗宫本武藏他在吗?!
打滚满分:天哪我这边还没打完。。。。。。
左鹰右狼背上是箭:典韦在呢!宫本还在打匹配
滑步接斧头:?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刚刚吃饭的时候庄周好像说他要睡觉
跳啊跳啊跳什么?!!刘备!刘备你上峡谷了没!帮忙去把庄周掀起来啊快快快快快!!!
气质暖男:今晚夜宵你请
跳啊跳啊跳:OJTMBK
拒绝绕柱走;楼上好像达成了某种共识
不准说我矮:不,那明明是PY交易
大号橘子:。。。。。。隔壁传来了一声巨响
数据考据党:【点蜡.ipg】
人偶赛高:橘子你还没上峡谷?
大号橘子:。。。。。。在下的眼镜没电了,还在找充电线。。。。。。
打滚满分:很好对面投了!看我的迅速换房间大法!
今天没砸歪:等一下,我们班的人什么时候这么多了???
不准说我矮;有几个是迷妹团的,我估计等会人更多
绝世绿姬;喷。。。。。。为什么观战不能看准备区啊?好想看他们的互动啊。。。。。。
左鹰右狼背上是箭:知足吧,至少我们可以看聊天频道,凑近点还能听到声音
拒绝绕柱走:想知道的话,找孙悟空问不就好了?
不准说我矮: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还没通知猴子。。。。。
跳啊跳啊跳:楼上的同志你给点力啊喂!
我要睡觉:韩信,下午你死定了
一群人飞速的刷了一大排蜡烛
跳啊跳啊跳:我去!!!刘玄德说好的兄弟呢!!!不带你这么出卖兄弟的啊!!!
气质暖男:不好意思,一个顺口。。。。。。
一群人又开始排队捶桌笑
人偶赛高:咦?李白把皮换了,换成狐狸了。。。。。。
绝世绿姬:嗯?他怎么突然有心情换皮了?
须须最值钱:鬼知道,二白这小子现在真的跟狐狸成精似的,根本猜不透好吗
拒绝绕柱走:等一下,你说现在,难不成你知道李白以前是怎么一个人?
须须最值钱:不知道,爸爸说的
拒绝烧柱走:。。。。。
打滚满分: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狗粮
今天没砸至:吕!奉!先!你把我充电线放下!就不能用你自己的吗!非要来偷我的!
须须最值钱:子龙冷静!咱俩好好说话不要动枕头好吗?!!
PKPKPK:刚下线就是这场面。。。。。。眼睛略疼
数据考据党:我这都跳提示了你俩消停点
左鹰右狼背上是箭:哟!宫本!上峡谷0801房来看好戏啊!
PKPKPK:嗯?好戏?我这就来!
人偶赛高:天哪。。。。。。现在的观战人数已经过25了,还在涨。
不准说我矮:看来迷妹团那边也组队来围观了呢
拒绝绕柱走:总觉得这是要上下期校刊头条。。。。。。
数据考据党:+1
人偶赛高:强排
跳啊跳啊跳:+10086
打滚满分:+身份证号
不准说我矮:有我在,保准头条!
狗链执法:快开始了,班里人都来齐了吗?
左鹰右狼背上是箭:齐了。。。。。。吧?
大号橘子:我进来了
气质暖男:我也进来了
琴声悠扬:我也到了
人偶赛高:宫本呢?
PKPKPK:在了
拒绝绕柱走:如果算上场内那两个的话,就是二十个全齐了
跳啊跳啊跳:很好,一个不漏!
绝世绿姬:毕竟大家都是很八卦的嘛~
今天没砸歪:也很团结√
狗链执法:好了,开始了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全军出击!"
五人很快到达了预定好的位置,孙悟空在上野等蓝爸爸,刘邦和百里守约在下路,扁鹊在中路,而李白则躲进了中路旁边的草丛——为了一会的偷蓝行动做准备。
中路已经就第一波的兵线展开了试探性的交锋,李白耐心地蹲在草从边缘,目光一直跟随着扁鹊。
说真的,他很担心,但是现在他该做的,并不是在这里瞎担心。
在孙悟空快要打死蓝爸爸的同时,李白的身形突然消失,穿过了山石,却一头撞到蓝爸爸身上。
对面没有人在打蓝?!
李白心中一惊,迅速踩在蓝爸爸身上高高跃起,眼睛死死地盯着中路——
中路上,扁鹊已经被对面三人团团围住,一边闪躲着一边将技能丢向小兵。
“小医生,先撤!"
“不急”
扁鹊的确不急,因为打完蓝的孙悟空已经冲出草丛,一棒子敲了下来,局面瞬间变成二打三。就在对面闪躲猴子的棍子时,一道金光闪过,他也到了二级。点技能,丢出,朝旁边一扑,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对面的技能擦着他的发梢飞了过去。
「第一滴血!」
李白一转头,正好从墙后滚出一只百里守约,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上仍然快而稳的上膛。而与他们隔了一座塔的刘邦则一脸汗颜地把自己的第一个眩晕贡献给了小兵。
“守约哥你……今天打得有点凶啊”
天知道,刚刚百里守约可是端着枪,直接冲进塔里追着人点啊喂!
哥们你是狙不是战士啊喂!
“抱歉,心情不是很好”
百里守约爬起来,站在一旁帮忙打蓝,只是攻速快得有点不正常。
李白顺手戳开了综合面板,视线在扫过百里守约的出装时,突然停顿了一下。
匕首、小血刀……看来守约哥心情不好时会把自己出成机关枪的传闻,是真的啊……
此时,中路的纠缠也到了尾声。对面三人偷袭围殴不成反被拖住,线上的经验都没得吃到多少,又先交了一血,内心越发焦急,也生出了想走的心思。但是他们又怎么会轻易的放她们走呢?
扁鹊侧身躲过一发剑气,反手掷出一个毒瓶,减速!站在他前方的孙悟空则是金光一闪,横跨一步撞上对面的技能,得了无敌护罩就冲了出去。
对面的中单法师和辅助迷妹团团长躲闪不及,被孙悟空一棒子撂倒,倒是打野的楼主反应迅速跑的也快,躲过了这一棒。她心惊胆战地回头看了一眼,还没转头,就被人定在原地。
将进酒!神来之笔!
李白的身影出现在圆圈的中央,一双狐瞳泛着危险的冷光——
「李白击杀!」
「孙悟空击杀!」
法师就辅助来说要更加脆弱一些,先一步死在了孙悟空的棒子下。辅助见势不妙,连忙往自己身上套了个能吸收伤害的加速蛋壳,朝草丛冲去。却听一声木仓响,蛋壳应声而碎,她的脚步也被迫减缓。
不远处蓝爸爸旁的草丛里,百里守约拉木仓上膛,眼睛却没离开瞄准镜。他心情不好时是爱出攻速没错,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忘了自己的特长和定位!
四打一!
李白先孙悟空一步冲上前,右手一剑刺下的同时,左手在聊天频道飞舞。
「李白 双杀 !」
【李白:想欺负我家小医生,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此时,(2)班班群内一片沸腾
跳啊跳啊跳:nice!开局就先收四个人头,这一波有点刺激啊!
绝世绿姬:嘶。。。姐妹们,你们谁有墨镜???我眼睛有点疼
数据考据党:对面估计没想到她们一血会交得这么快,导致李白来支援的时间提前,不然打野跟辅助都能跑,不会损失这么多经济
打滚满分:守约哥心情不好是真的凶
不准说我矮:蝉姐别问了,我们自己的墨镜都不够呢
今天没砸歪:这次她们是真的把李白给惹毛了,平时他没有这么不绅士的。。。。。。
绝世绿姬:你这么一说我眼睛更疼了
拒绝绕柱走:蝉姐,别再想着用墨镜防御了,乖乖学一套眼保健操吧
跳啊跳啊跳:楼上妹子们能好好讨论战局不???看得我直男癌都要犯了
气质暖男:得了吧,就你这弯成蚊香圈的,哪来的直男癌
跳啊跳啊跳:刘备,一会单挑
气质暖男:挑就挑,都是近战,谁怕谁啊
左鹰右狼背上是箭: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须须最值钱:我赌刘备赢,跳跳要是出个圣杯可能还有点赢面
打滚满分:圣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人偶赛高;打断一下,这真的是铂金排位???
不准说我矮:怎么了?
数据考据党:毫无疑问,是的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对面上单又被守约哥越塔点爆了
狗链执法:补充一句,刘邦这次帮忙戳了一剑眩晕
须须最值钱:可以的,这一波够凶
拒绝绕柱走:李白:感觉我的霸气值要掉
大号橘子:别说了,李白都快把对面野区搬空了
今天没砸歪:然后在对面野猪旁边撞到打野
人偶赛高:咦?法师把爸爸牵制住了!
数据考据党:打算趁猴子回城,联合射手辅助一起把李白干掉么?
大号橘子:太甜了*
打滚满分:太甜了啊
跳啊跳啊跳:楼上两个在说什么鬼???
不准说我矮:李白冲出去了,是往爸爸那边跑的!哦?将进酒!
拒绝绕柱走:爸爸也在往李白那边走,但是被法师死死压在塔里出不去
数据考据党:果然前期爸爸的反牵制能力比她弱上不少
狗链执法:如果有一波兵会好办很多
打滚满分:李白已经快跑到中路了!但是对面好像快要追。。。额他又回去了
须须最值钱:李白:皮这一下真开心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恭喜守约哥拿下第一座塔,升上4级
跳咽跳啊跳:君主没升4级?
狗链执法:没,还差一点,再补两个小兵就差不多了
打滚满分:对面三人继续往中路跑了!!!
不准说我矮;什么?!
数据考据党:法师越塔。。。。。。她们打算将计就计!
气质暖男:糟了!爸爸!
拒绝绕柱走:爸爸交闪现了!应该能跑!
今天没砸歪:现在就看李白能不能赶到了
人偶赛高;糟糕!对面射手升4了!!!
不准说我矮;这个眩晕!!!
隔了一秒,群里飞速刷出众人的惋惜声
绝世绿姬:这下子,就算李白赶到也顶多能留下一个了
须须最值钱:啊?为什么?
跳啊跳啊跳:我去!辅助交治疗了!!!那法师就差一点
绝世绿姬;理由如上
须须最值钱。。。。。。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守约哥跟刘邦正在赶去拦截
数据考据党:猴子到蓝爸爸那了
狗链执法:刘邦他们在河道撞上去接应的上单,那妹子有点想跑
人偶赛高;打野和法师正在往下路去
不准说我矮:射手和辅助撞上李白了!
数据考据党:有点悬,猴子现在没大招
气质暖男:他不是已经4级了吗?
左鹰右狼背上是箭:刚刚赶路用掉了。。。。。。
气质暖男。。。。。。
大号橘子:猴子啊。。。。。。【扶额ipg】
一群人默契地开始排队省略号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喷,下边那三个跑了,守约哥点残一个狙残一个,但都没能弄死
绝世绿姬:真是可惜了
跳啊跳啊跳:刚刚上单妹子爆发了一下,我怀疑她不简单
狗链执法:能打上铂金这段位的,又有哪个是简单的?
不准说我矮:漂亮!李白一个大把射手留下了!至少一换一已经值了!
拒绝绕柱走:可惜辅助跑了。。。。。。
绝世绿姬:没事,可以了,李白现在是残血,猴子一个人追太危险,反正该拉的经济都已经拉下来了,让她走也无所谓
打滚满分:稍微有一点点的不甘心呢。。。。。。
人偶赛高:忍着
数据考据党:不过按照这样的进度下去,一边倒的局面估计很难出现了
今天没砸歪:现在的我们,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开局第32分钟,比分28:20
“我和刘邦去打大龙,高地就交给你们了”
“嗯”
百里守约和扁鹊二人在短暂的交谈后分别。扁鹊刚准备往自家高地赶,就看见猴子高举金箍棒,追着对面三个残血飞奔的景象。
不知道溜去哪里打野的李白冒出来,问:“小医生,还去高地吗”
“去,去对面高地”
李白深感赞同并且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等两人慢吞吞地跟着兵线走到对面高地时,正好在中路越塔砸人的孙悟空惨遭传送买一送一,一起死在塔里。一时间,猴子的怒吼响彻整个复活区。
“仓鼠球!!!俺老孙开局前才说过什么!!!"
“嘿嘿嘿……抱歉……”
听见某人毫无悔改之意的道歉,李白莫名想起刚入学定台词的时候。
「不客观的说,我,是个好人!」
嗯,够不客观的。
眼看着塔里几个都是残血,李白实在有些兴奋,转头问扁鹊:小医生,我们浪一波?"
扁鹊短暂地思考了一会,说:“去”
不可否认,他也有些意动。
李白得了首肯,开心的紧跟兵线进入塔里,扁鹊也跟了进去,站在不远处做好随时奶人的准备。
在目前这个双方都仅剩高地塔的时刻,对面很快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法师和射手迅速赶来,却碍于血量只能在远处骚扰。
短暂的胶着过后,对面高地塔只剩下半血,这边兵线也只剩下一辆炮车。李白见时机差不多,冲对面新到的小兵连斩三下,身形一个飘忽就飞了出去。
将进酒!
对面两人见状立马后撤,法师技能甩出,逼得李白不得不先画圈躲过,等第二段位移用出,两人已经出了可眩晕距离。
然而李白第四剑还是刺中。
青莲剑歌!
身后扁鹤及时赶到,一个减速毒瓶将对面两人成功留在李白技能范围内。
一片技能光影内,没人注意到那射手抬手在空中划了几下。
“那法师有复活甲,不要恋战!"
一个大招结束,李白下意识闪回原位以减小损血,并且招呼扁鹊撒退。扁鹊也不是没有意识,给自己套上一层回血就掉头往外赶。
事实证明,对局面太过自信是会翻车的。
听见身后脚步声骤停,李白立马回头,震惊地发现对面射手竟没有死!
李白划开面板,只见上面的名刀被迅速换成复活甲。李白只一瞬间就猜到刚刚发生了什么,分明就是在短短的那点时间里,把原来的装备换成了名刀!他扭头就往回冲,可惜先前的兵线一个不剩,新的兵线还没到,他一个脆皮贸然冲进去只能是白白送一个双杀。
别忘了,刘邦和孙悟空才刚死没多久,他俩再死,仅靠百里守约一个人可撑不住。
眩晕时间稍纵即逝,扁鹊头也不回地先闪现离开原地,堪堪躲过法师的控,等他回头,对面五个人都已经到了附近,无法强行穿过高地塔,只得后背贴墙站在两塔间的缝隙内。
李白与他一墙之隔,急得焦头烂额,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
“小医生,你愿意相信我吗?”
扁鹊握着药瓶的手指逐渐收紧,声音带了明显的沙哑:“说”
外面李白似乎深吸了一口气,说:“那好,我数三声,小医生你就转身伸手,好吗?”
扁鹊低声回应。
“三”
对面近战开始前冲,射手走到射程范围内。
“二”
扁鹊扔出毒瓶,成功减速。
“一”
法师的技能飞出,直指扁鹊背心。
突然,扁鹊伸出的手被一只手抓住,随即一股大力传来,将他硬生生从高墙上方拉扯过去,消失在对面五人的视线中。
————————————————
TBC
*:日语中“甜”和“天真”同音,这里用的是两人来自日本的梗



评论(1)
热度(26)

© しせ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