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男【nv】一枚,头像男神不说话

【亮瑜】致我最爱的友人(中)

#现代paro
#其实并没有副cp
#其实这只是一个临睡前的脑洞大开
#其实这个梗用RPG来表现会更好但是不能碰电脑真是痛苦
#文笔差+短小君注意
#其实我现在还在考虑是把这篇文写成be好还是he好
#不过不管是什么结局这篇文都是要虐的大家放心
#双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这一章就可以揭示视角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猜对
#以上全可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
我在屋子里拼命地奔跑着,不知道要逃往哪里,也不知道要怎么逃脱。
在我的身后,那个叫“小杏”的女孩在追着我,手里还拿着菜刀。
我猛的推开书房的门,但是在下一秒我就后悔了。
因为书房可以说是一个密闭空间。
女孩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单薄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了书房门口,逆着光,看不清脸。
“你为什么要跑呢?”
我看着她,一步步的往后退,撞在身后的书桌上。
——这里应该放着一个电脑。
我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到了。我的电脑一直都是放在自己房间里的,那么。。。
这里放着的,应该是那个人的电脑。
“你为什么要跑呢?”
女孩一遍遍问着同样的问题,但是手中的菜刀却高高举起,眼里闪着危险的光。
我忽然感到一丝熟悉,女孩逆光的样子像极了那个人。同样至肩的长发,同样单薄的身影,同样。。。漂亮的相貌。
逐渐的,女孩高举着菜刀的身影变成了另外一个背对着自己的人,那人有着深褐色的长发,总是爱穿雪白的衬衣,脸上总是摆着一副高冷的表情,但是在看到自己的那一刻,他就像遇到了阳光的向日葵,整个人都充满了生气。
我的喉咙好像冒出了两个音节,那人转过头来,细长的眉挤在了一起,眼里闪着灿烂的光芒,红润的唇张开,可以看见里面雪白的牙齿。
『干嘛,村夫』
“公瑾!!!”
——————————————
我冲到书房里,在自己所记得的那个位置找到了一个盒子,木质的,抱着感觉沉甸甸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抱着盒子的手在微微颤抖,冥冥之中有什么在阻止我,在我的脑海里叫嚣着,叫我不要打开这个盒子。
我有些害怕,我从来不记得我在这里藏着一个盒子,虽然这个暗格是我自己设计的,但是我一直没有用到它。在我的设计里,它是将来给我藏某些重要的东西的。
这么说,这个东西应该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一手抱住盒子,另一只手在盒子上摸索,很快就找到了盒子的开关,这个盒子并没有锁上,只要我想,我就可以将它打开。
——要打开吗?
似乎有个声音在问我。
——你要把它打开吗?
那个声音不停的问。
——你真的要把它打开吗?
那个声音似乎不得到答案就不罢休。
——你真的决定要把它打开吗?
我放在开关上的手在不住的颤抖着,但还是在大脑的控制下,向名为“盒盖”的东西施加了向上的力。
“啪嗒——”
我抱着盒子的手失去了力量,木质的盒子摔在同样材质的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盒子中的东西散落出来,但是我已经没有心情去仔细看了。
因为有种温热的东西正不停的从我眼眶中涌出,怎么也止不住。
脑海里终于记起,自己身边那个,明明一直都在气人,但又温柔得要死,还很喜欢笑的那个人。
我抬手捂住脸,嘶哑的声音和眼泪一起,砸在了那个已经伤痕累累的心上,也砸在了地上散落一地的照片中,那个有着冰蓝色短发的男人身上。
“孔明。。。”
——我忘了他。
幼儿园的时候,自己怒冲冲的跑过去,告诉他自己是这里的老大,他却一点都没听进去,还在对着自己笑,真是讨厌的要死。
——我居然忘了他。
小学的时候,每次他都能比自己考的更好,每次看到成绩榜上排名第一的名字,都气得直磨牙,然而他还是在笑,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啊,讨厌死了。
——我怎么可以忘了他。
初中的时候,他似乎因为太超群被其他人孤立,每次出游的时候都没有人跟他组队,谁叫他总是笑笑笑,结果自己却软下心来,去找他组队,才不是觉得跟他组很有优势,只是看在之前他帮自己补习的份上勉为其难的帮一下而已,毕竟他蛮讨厌的。
——我明明不想忘了他。
高中的时候,为了成绩和父母的期望,拼命的学习,结果还是没有他考得好,那就更努力,以他为目标,更加努力的学习,只是很久没有睡好觉的后果就是学到一半,就趴在书桌上睡着了,结果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还盖上了被子,后来他回来之后,告诉自己他帮忙请了假,笔记也帮忙记好了,或许他,也不是那么讨厌吧。
——我明明不可以忘了他。
大学的时候,就在自己准备毕业的时候,父母出意外去世了,记得当时自己缩在他的怀里痛哭,他一直低声安慰着,后来自己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他也没松开抱着自己的手。
——我为什么不想忘了他。
后来,在某个漆黑的夜晚,自己趁他睡着,偷偷的进了他的房间,在黑夜中细细的看他的脸,在黑夜中俯下身子,偷偷的,偷偷的,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虽然后来自己落荒而逃,但是不可否认,自己好像喜欢上了那个讨厌的家伙。
——我是怎么忘的他?
所有的一切,都是雪白的,就连床上的他,也被那单调的雪白所占领,明明隔了一层白布,却能描绘出他安详的睡颜,明明只隔了一层白布,却像是隔了千山万水。
“我明明说过,不许你死的啊。。。”
冷冻,妆点,焚烧,掩埋。
自己像是一个仿真的人偶,不言不语,不哭不闹,安静得令人感到恐惧。
但是游戏中的他,不也是人偶一样的存在么?早就被设定好身份,早就被设定好结局,不会改变,不会有意外。
但是仍然想要这么做。
哪怕。。。他永远都不知道。
“吱————嘭!”
眼前的一切,都是红色的,之前他所看见的,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红呢?
但是,我愿意与你一起,坠入那深沉的黑。
『你还好吗?诸葛亮他已经。。。』
『诸葛亮,是谁?』
——————————————
我的双腿仿佛失去了力量,猛的跌坐在地上,无数的回忆在脑海中闪过,无一例外的都跟他有关。
——我忘了他。
幼儿园的时候,他怒冲冲的跑过来,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大段话,那张还有着婴儿肥的脸蛋因为生气而鼓得圆圆的,当时我好像一不小心笑出来来着。
——我把他给忘了。
小学的时候,每个学期最开心的时候应该就是考试成绩出来的那一刻,每当看到他因为考不到第一而生气的表情,总是忍不住勾起嘴角。
——我竟然会忘了他。
初中的时候,每次学校组织出游,他总是过来和自己组一队,虽然摆着一副“这是给你的施舍”的表情,但是无法掩盖眼中的开心。
——我为什么会忘了他。
高中的时候,他为了追赶上自己,每天都学到半夜,第二天早上又早早地爬起来背书,上课也是用各种方法撑着听完,有一次趴在书桌上睡着了,看着他眼底的黑眼圈,还是忍不住悄悄地把他抱到床上。
——我怎么可能忘了他。
大学的时候,他的父母出了意外去世了,他缩在自己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那是他最脆弱的时候,最后他甚至哭着哭着,在自己的怀里睡过去。
——我怎么可以忘了他。
毕业了之后,他邀请我一起,住在他父母留下的房子里,虽然他说的时候还是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但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他内心的悲伤和孤单。
——我怎么才会忘了他。
在那个漆黑的夜晚,我知道他进了我的房间,我知道他走到我的床前,我知道他俯下了身,我知道他偷偷的,把他的唇,覆在了我的唇上,我在他走后坐起身,虽然脸红得滴血,但是不可否认,自己有点怀念刚刚那柔软的触感。
——我是怎么忘的他?
雪白的天花板,鲜红的液体,淡绿色的衣服,嘈杂的声音,腹间的剧痛,刺眼的灯光。
。。。好困,好想睡。
『诸葛村夫!我警告你你不许死!你要是敢死我就算是跑去地狱也要揍你一顿!』
。。。公瑾,不用再装了,我已经看到你满脸的泪水了。
。。。公瑾,抱歉,本来说要等你下班陪你一起去玩的,是我爽约了。
。。。公瑾,不要哭了,好吗,你哭起来不好看,真的。
。。。公瑾,再见。
——对啊,我爽约了,因为。
我已经死了。
————————————
TBC
很好,这一章差点把我自己给虐哭了,效果绝对好【喂
我本来打算两章完结,结果现在。。。不想说话【扶额】
我保证下一章一定会完结这篇文的qwq
请各位再给我一点时间纠结一下是要he还是be,如果想要哪种结局的话,可以在下面评论√
话说我这章写得这么隐晦,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懂啊。。。果然我下次还是不要挑战自我写这种风格的文【重点是还失败了】了吧。。。

评论(5)
热度(25)

© しせ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