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男【nv】一枚,头像男神不说话

【白鹊】百鬼夜行

#伪游戏设定
#其实这真的是原作者只是在贴吧也有发
#鹊er的身份在贴吧有公布但是有点不【lan】想【de】搬过来
#人物属于王者荣耀,he属于白鹊,ooc属于我
#有番外注意
#以上全可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今夜,是一年一度的百鬼夜行。

扁鹊漫无目的的走在长安的街道上,夜晚的长安十分寂静,无论是商铺还是酒店,无一不紧闭大门,连巡夜的官兵都见不到一个,只有少数人家门口的灯笼散发着暗黄色的光芒。

扁鹊很喜欢这样的寂静,虽然了无生气,但对于扁鹊这种与死人打交道的人来说算不上什么。

一阵阴风吹过,哪怕现在是在最严热的七月,扁鹊也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忍不住扯高脖间的围巾。

“客、客官,不可以!”

谁啊?大晚上的,强抢民男呢?扁鹊循着声音找去,只见不远处的酒店开了条小缝,两个人站在门口,一人死命拉着另一人,拉人的一方快要哭出来,被拉的一方反而兴致勃勃。

拉人的一方扁鹊没见过,从衣着来看应该是这家的店小二,而被拉的一方扁鹊就有印象了——准确的说是整个长安城都对他有印象。

没想到啊,大名鼎鼎的青莲剑仙李白喝醉后竟是这般模样。扁鹊想着,饶有兴致地杵在一旁看戏。

“客官,已经宵禁了!您不能出去!”店小二哭丧着一张圆嘟嘟的脸。他见过无数不讲理的客人,但是像这样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宵禁算什么,他们抓得住李某么?”

听见李白这嚣张的话语,扁鹊挑了挑眉。这话要是被那敬业到今天都敢出来执勤的那位听见的话,不知道会不会直接被抓走呢?

“客、客官!您今天真的不能出去,今天是……啊!!!”店小二努力劝阻李白,拉扯间意外看到了门外围观看戏的扁鹊,一声惊叫,一时没拉住李白,竟让他挣了出去。

“啊……客官”意识到自己做错事的店小二又劝了一句,见李白不理他,一咬下唇,颤抖着手把店门死死关上。

他的脸很可怕吗?扁鹊下意识地抬手摸脸。

“翠花!!!”

被这一喊吓了个半死的扁鹊一下子看见一张近在咫尺的脸,双重惊吓下没能躲过李白的这一扑,惯性作用下不住后退,直到背部触上冰冷的墙壁才停止。

翠花是什么鬼?!扁鹊内心还在吐槽。

“翠花……”

李白一开口,一股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令扁鹊忍不住皱起眉头。虽然他也经常用酒来治病,但扁鹊身为行医之人是从来不会碰酒的——更别说像李白这样酗酒。

“松手”扁鹊抬手,用力想要推开挡在身前的人,无奈喝醉了的李白力气意外的大,怎么推都推不动,扁鹊只好抬头用杀人的目光去瞪李白。

刚才李白的一扑把人扑进了阴暗的角落,头顶的月光被墙壁挡住,唯一光源的酒店又大门紧闭,只有远处星星点点点点淡蓝的灯光。再这样暗的光线
里,李白那一双湛蓝的眼睛闪着耀眼的光芒,因为喝醉酒而蒙上一层水雾,扇鹊一抬头就撞进了这片雾里,下意识的就放松了自己僵硬的身体。

“翠花…………”李自幽幽地呢响着,原本搭在扁鹊肩头的双手缓缓下滑,环住扁鹊的腰微微收紧,整个人都压上来,就这个姿势把人摁在墙上动弹不得,毛毛茸茸的大脑袋埋在扁鹊的颈间,"…………你好香”

虽然他听某个不靠谱的张姓阴阳师说过他身上是有一股草药香啦,但是这Y真的好·重·啊!扁·夹心饼干·鹊面无表情的想着。更加悲惨的是,他的手还抵在李白的胸前,却完全使不上力,只能被夹在两人中间…………

就在扁鹊胡思乱想的期间,他突然身体一震,睁大的眼里满满都是震惊。不知什么时候,脖侧的围巾被李白压在头下,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淡色的唇在那里轻轻地噬咬着,明明已经有了暗红色的痕迹但仍然不放过,麻麻痒痒的感觉刺激着扁鹊的大脑,他不住挣扎,却被李白死死的摁着。

“沙沙。。。。。。沙沙。。。。。。”

鞋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唤回了扁鹊的理智,他眨眨眼,看见路上突然多出一个人,穿着白色长袍,袍上点点血红悔花点缀,披头散发,睑上没有任何表情,双手垂在身旁,笔直地站在路上,迎着清冷的月光,空洞的眼神似在望着这边。扁鹊看着他,危险的眯起眼。
。。。。。。这人,没有影子。

似乎是读懂了扁鹊眼神里的含义,那人看了一眼李白,转身踏着僵硬的步子离开。

“沙沙……沙沙……”

直到那细碎的声音完全消失,扁鹊才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蛮不讲理的……

“!!!”

原本低头噬咬脖颈的李白抬起头来,也不知道这丫是怎么想的,竟然含住了他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旁,配合着耳垂湿润的触感,让扁鹊忍不住红了脸。

“你……松开!”意识到什么的扁鹊恼羞成怒,一时爆发出极大的力量把人推开一点,趁机伸出一只手在李白后颈处狠狠一敲——

终于,世界清净了。

。。。。。。

等扁鹊把醒酒汤摆在床头时,李白已经醒的差不多了,虽然还是一副头疼欲裂、意识不清的样子。

所以说,宿醉总不是什么好事情。

“醒酒汤放在这里,你等下起来自己喝”扁鹊顿了一下,侧身坐在床沿,“你……以后莫要在这个晚上里出门了”

“今夜是七月十五,也是百鬼夜行的日子。在今夜,无数孤魂野鬼在这片大地上行走,还是阴气最重的日子,很容易生病”

“幸好你碰着了我,否则被那些鬼看见了,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扁鹊转过头,目光穿过打开的窗,投向远处发白的天空,他站起身来,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说:“我该走了,你保重”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高高抬起,抓住了在空中飞舞的围巾,用力扯下来,把围巾扯进被子里。扁鹊惊讶的低头,李白仰面躺在床上,努力睁大他那朦胧的双眼。

“请问李某……该去哪里找你?”他说。

扁鹊愣了一下,然后弯下腰,轻柔的从被子里扯出他的围巾,重新带好,低声说:“若是……你真的想来找我,那就去朝歌吧”

“朝……歌?”

“对,古都朝歌”

扁鹊直起腰,转身推开房门,门外淡金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落在地上形成一大块光斑。扁鹊微微偏头,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慢慢消散。

“对了,吾名……扁鹊”

。。。。。。

许久之后,在离长安千里之外的某座山里,李白正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泥土四处飞溅,却没有一滴触得到那白色的衣角。

在不断的剑影间,李白不知怎的,想起他十多年前的事情。

那晚也是一个七月十五,那时他刚从家乡出来向着繁华的长安城前进。在无数个独自生存的日子间总有些孤单,那天晚上偶然遇到人,就拉着那人兴致勃勃的聊了一个晚上——准确的说是他说,那人听。

那人实在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不打断不反驳,只会轻轻的点头,摆出一副仔细倾听的样子,听他说了一个晚上也完全没有怨言,搞得最后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说他以后见面时再补偿。

那人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开口说了两人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

“你……还是不要再见到我会比较好”

后来他天明时撑不住倒头睡着了,等他再起来时,那人已经不见了,那份记忆也在时间的消磨中慢慢淡忘。

直到不久前的那一晚。

“铛!”

一声清脆的响声把李白从思绪中拉回来,他眼睛一亮,手中长剑爆发出无穷的力量,在轰鸣声中斩开一个一人高的开口,通向幽暗的地下世界。李白从怀中摸出一个夜明珠,提着剑迫不及待的冲进开口中,冲进这神秘的古都朝歌。

发着白光的身影在废墟中快速的穿梭,李白也不知道自己的目标究竟在哪里,只是跟着内心的感觉走,想走哪里走哪里。

跟着感觉,李白来到了一片废墟前,在成堆的碎石中,一个古老的石棺静静地躺在那,被厚厚的灰尘掩埋。李白用力推开石棺的盖子,沉重的石头砸在废墟中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他看着棺中侧身沉睡的青年,嘴角勾起一抹笑。

“找到你了,扁鹊”他说。

评论(9)
热度(53)

© しせ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