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男【nv】一枚,头像男神不说话

【白鹊】王者高中的日常【???】(一)

#现代校园paro
#其实这真的是原作者只是在贴吧也有发
#副cp吕云,备香,女孩子们腐女设定注意
#人物属于王者荣耀,he属于白鹊,ooc属于我
#以上全可接受就开始吧√

(一)

王者高中是这附近很有名的高中,很多人都慕名前来参加入学考试,但大多数人都落选了,只有少数人能成为这里的学生,而这些学生都被称为英雄……

神TM英雄,就是一群猴子派来的逗比!

扁鹊看着第三次被扔到自己桌上的包子,忍无可忍地拿起桌面上的风油精,整瓶倒在了包子上。

“啊-----!”坐在斜前桌的刘备一声哀嚎,“那是我家香香送我的早餐啊!”

“所以说,好东西就得自己收着”狄仁杰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回过头对后桌说,“你太坏了,荆轲”

荆轲得意洋洋地转着手中的笔:“哼哼,敢在老娘面前秀,就得做好被老娘烧的准备!”

扁鹊一脸嫌弃地用纸巾包住包子扔回给刘备,任其哀嚎着接住包子,继续埋头画解剖图。

可惜周围太吵,他根本没法专心画下去。

真想拥有庄周那种随时随地想睡就睡完全弄不醒的能力啊……扁鹊感叹。

突然脖子一紧,扁鹊立马反手抓住某只毛茸茸的手,从抽屉里摸出一瓶风油精,一脸阴沉地转身,对某只不安分的后桌说:“想我泼你一脸风油精吗?”

“不、不了,俺老孙不是很喜欢风油精的味道……”孙悟空讪讪地说,“可、可以把俺老孙的手松开了吗?”

“放开我的围巾”扁鹊周身的低气压更加明显了。

孙悟空整个人都一抖,果断放开手中抓着的围巾,扁鹊收手整理好自己的围巾,才转过身去继续画解剖图。

孙悟空如释重负地趴在桌子上,用手势告诉旁边的安琪拉:“失败”

安琪拉泪眼汪汪地咬书,她就想拍一张扁鹊脱下围巾的样子,怎么就那么艰难呢?她这周还要出新闻的啊!

而同样泪眼汪汪的还有蔡文姬,她就想问扁鹊几个问题,结果撞上扁鹊低气压高度释放的时期,整个人都手足无措了。

“唳-------!”

一声微小的鹰叫差点被淹没在照嘈杂声中,坐在最靠近前门的成吉思汗却脸色一变,大喊:“夫子来啦!!!”

一时间,整个教室像是被摁下了暂停键,然后就是一大片噼里啪啦的声音。

扁鹊迅速把解剖图收进抽屉里,打开桌面上摆着的练习,头也不抬地抓起桌上风油精的瓶子,往前桌的自家好友庄周头上砸去。

玻璃瓶砸在庄周头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庄周一脸茫然地爬起来,左右看看四周,也发现

有哪里不对劲,默默打开课本,装作正在好好学习的样子。

不一会,从教室外走过一个胡子长长的老人,看了一眼教室里学习的众人,转身走开。

“唳-------”

一会,又是一声微小的鹰叫,但这次全班人都听见了,庄周“咚”一声倒在桌子上进入睡眠状态,众人长舒一口气,又开始闹腾起来。

这个班还能不能好了?扁鹊决定无视空中飞来飞去的纸团,埋头专心画解剖图。

(一)

王者高中是这附近很有名的高中,很多人都慕名前来参加入学考试,但大多数人都落选了,只有少数人能成为这里的学生,而这些学生都被称为英雄……

神TM英雄,就是一群猴子派来的逗比!

扁鹊看着第三次被扔到自己桌上的包子,忍无可忍地拿起桌面上的风油精,整瓶倒在了包子上。

“啊-----!”坐在斜前桌的刘备一声哀嚎,“那是我家香香送我的早餐啊!”

“所以说,好东西就得自己收着”狄仁杰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回过头对后桌说,“你太坏了,荆轲”

荆轲得意洋洋地转着手中的笔:“哼哼,敢在老娘面前秀,就得做好被老娘烧的准备!”

扁鹊一脸嫌弃地用纸巾包住包子扔回给刘备,任其哀嚎着接住包子,继续埋头画解剖图。

可惜周围太吵,他根本没法专心画下去。

真想拥有庄周那种随时随地想睡就睡完全弄不醒的能力啊……扁鹊感叹。

突然脖子一紧,扁鹊立马反手抓住某只毛茸茸的手,从抽屉里摸出一瓶风油精,一脸阴沉地转身,对某只不安分的后桌说:“想我泼你一脸风油精吗?”

“不、不了,俺老孙不是很喜欢风油精的味道……”孙悟空讪讪地说,“可、可以把俺老孙的手松开了吗?”

“放开我的围巾”扁鹊周身的低气压更加明显了。

孙悟空整个人都一抖,果断放开手中抓着的围巾,扁鹊收手整理好自己的围巾,才转过身去继续画解剖图。

孙悟空如释重负地趴在桌子上,用手势告诉旁边的安琪拉:“失败”

安琪拉泪眼汪汪地咬书,她就想拍一张扁鹊脱下围巾的样子,怎么就那么艰难呢?她这周还要出新闻的啊!

而同样泪眼汪汪的还有蔡文姬,她就想问扁鹊几个问题,结果撞上扁鹊低气压高度释放的时期,整个人都手足无措了。

“唳-------!”

一声微小的鹰叫差点被淹没在照嘈杂声中,坐在最靠近前门的成吉思汗却脸色一变,大喊:“夫子来啦!!!”

一时间,整个教室像是被摁下了暂停键,然后就是一大片噼里啪啦的声音。

扁鹊迅速把解剖图收进抽屉里,打开桌面上摆着的练习,头也不抬地抓起桌上风油精的瓶子,往前桌的自家好友庄周头上砸去。

玻璃瓶砸在庄周头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庄周一脸茫然地爬起来,左右看看四周,也发现

有哪里不对劲,默默打开课本,装作正在好好学习的样子。

不一会,从教室外走过一个胡子长长的老人,看了一眼教室里学习的众人,转身走开。

“唳-------”

一会,又是一声微小的鹰叫,但这次全班人都听见了,庄周“咚”一声倒在桌子上进入睡眠状态,众人长舒一口气,又开始闹腾起来。

这个班还能不能好了?扁鹊决定无视空中飞来飞去的纸团,埋头专心画解剖图。

评论(7)
热度(103)

© しせ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