しせつ

腐男【nv】一枚,头像男神不说话

【亮瑜|七夕联文】dream of dreams(梦中梦)

#七夕企划随机自点梗#
#cp诸葛亮x周瑜#
#农药向设定夹杂微量史向#
#古文不好大家见谅#
#文内云亮友情向注意#







——————————————————
诸葛亮梦到了周瑜。

在那个梦中,周瑜留了一头及腰的长发,一件纯白的里衣外套着淡粉的长袍,脸上是不同于以往的清浅笑容,一双丹凤眼笑得微微弯起,眼中的温柔满得快要溢出来。

他抱了一把半人高的古琴,侧着身子坐在低矮的树桩上,周围时不时吹来温暖的春风,吹得林子里千朵万朵桃花开,淡粉的花瓣和他淡粉的衣衫混在一起,好像他是这桃花林里诞生的妖怪一般。

“你想听什么,我弹予你听”

周瑜轻轻的开了口,语气不似以往的冷淡或是暴躁,倒像是这林子间吹过的春风一般,温润得不像话。

诸葛亮被他这一句话唤回了神,却又迷了心神,半晌才回过神来,笔直的撞进周瑜那水一般的眸子里,一时间慌了心神,胡乱间也不知自己说了什么,就只见周瑜点了点头,轻灵的乐曲从他跃动的指尖中漏了出来。

《高山流水》*。

诸葛亮愣了一下,然后便沉浸在了这美妙的乐曲中。众人均知那东吴周都督擅长音律,甚至曾有“曲有误,周郎顾”*的说法。便是他,也只曾在青葱少年只是听他弹过一曲。只是听到一半,诸葛亮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一段,似乎有个音弹错了罢?

一曲终了,余音阵阵在林中散开,周瑜指尖轻轻抚在琴弦上,却是抬眼看向了诸葛亮。

“孔明兄,你觉得这一曲。。。怎样?”

“甚是美妙”

他理所应当的说出口,却见那人眼中一下子没了光,复又低下头去细细的摆弄琴弦,空中飞舞的花瓣越来越多,渐渐的乱了诸葛亮的眼,迷糊了周瑜的身影,心绪纷飞间只听见那处传来淡淡的呢喃声。

“听得懂我乐曲的子期究竟在哪。。。”

【我方高地塔正在遭受攻击】

诸葛亮一睁眼就瞄见了这么一句话,立马从草丛里蹦起来往高地赶,刚迈出一步,想了想又收回来,待在原地等待回城读条。

“诸葛亮你在搞什么鬼?!”花木兰在公众屏中刷了一大版,一见诸葛亮有了动静便立马发来友好问候,“你从开局到现在都在干什么?!都被打到高地塔了还无动于衷,这是排位不是匹配啊哥!麻烦你上点心好吗?!我们这边只有你一个法系输出诶!”

“木兰。。。冷静。。。”兰陵王隐身在花木兰身后,弱弱的说了一句之后又安静的缩在一旁替她清兵。

“冷静?!我怎么冷静你跟我说?!这局可是晋段赛诶!你也给我走点心!姐的高端操作分分钟搞定不用你保护!”

诸葛亮一撇嘴,先是一个大把偷偷摸摸想要偷塔的残血老夫子带走,然后便安安静静的待在一旁清兵攒经济。倒是本来打算去抢龙的赵云一脸担心的过来,在一旁帮忙,说:“军师,看你状态有点不对,是发生了什么吗?”

“我。。。刚刚做了个梦”

“梦?”赵云疑惑的问,“是怎样的梦?”

“就是。。。梦到了很奇怪的东西,在现实中完全不可能出现的那种”的确,像梦中那样如春风般温柔的周瑜,在现实中是没可能出现的。

“梦,不都是反的吗?那么做这样奇怪的梦也没什么吧?”

诸葛亮摇了摇头,虽然不是很准,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梦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拂面的春风,温柔的周瑜,弹错的音符,还有。。。

漫天的桃花。

“诶,赵将军”诸葛亮拿扇子戳了一下赵云,“你说。。。梦到桃花,是怎么个意思?”

“桃花?”赵·耿直boy·云愣了一下,“军师你不会是思春了吧?”

诸葛亮“啪叽”一声撞上了高地边缘的墙,侧头看了一眼从自己身前呼啸而过的大鸟,十分厚脸皮的感叹自己这诸葛·三段位移加闪现撞墙·亮还是有点用处的。

————————————————————

没想到居然还能奇迹般的翻盘胜利,诸葛亮揉揉酸痛的手腕,跟赵云一起走出传送阵。虽然表面上还是原来那副言笑晏晏的模样,但内心里早已经开始计算自己思春的可能性。

然后一转头就看见了周瑜。

周瑜似乎是刚刚打完一局,拉着还没到他胸口的小乔站在传送阵旁,小姑娘高抬着头朝他邀功,他低着头轻轻的抚着小姑娘的头,远远看过去真是闪瞎了一堆人的眼。

可能是诸葛亮的眼神太过露骨,周瑜忽然抬起头来对上了他的视线,然后眉头一皱又撇过头去,眼神中是满满的不悦。

。。。果然还是梦中的那个周瑜可爱些,至少没有这么讨人厌。

“军师?”走在前面的赵云疑惑的回过头来,诸葛亮随口应了一声,又回头看了一眼周瑜二人,就转头走了。

当天晚上,诸葛亮再一次在梦中见到了周瑜。

还是那座桃花林,还是那个低矮的树桩,周瑜侧身坐在那里,只是手中的古琴不见了,反而是多了一张小小的石桌,上面摆着一壶茶,两个杯子。

“要来一杯茶吗?”

周瑜还是那样温柔的笑着,端起桌上一个已经倒好茶水的杯子送到他面前,看上去像是知道他要来,所以早早地准备好等他来。

不过既然都送到手边了,再不接就有些说不过去。诸葛亮接过杯子浅浅的啜了一口,微微惊讶的说:“菊花茶?”

那边周瑜顿时笑得更加灿烂,轻轻点头。

“孔明兄最近不是有些上火么?我便找来了这菊花茶”

听了周瑜的话,诸葛亮顿时更为惊讶。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最近有些上火的?记得这件事才是前几天的事,只有平时经常见面的几人才知道,自己与周瑜少说也有半个月没见过面,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这果真不是一个寻常的梦。

这边诸葛亮还在低头思考,周瑜却是抬起头来,看那头顶上的桃花落下,静静地抬手接住一朵细细查看,半晌又一翻手让它缓缓落在地上,沾满泥污。

“孔明兄”

周瑜突然开口唤了一声,诸葛亮一惊,猛的从思考状态中回过神来,说:“怎的了?”

周瑜定定的看着他,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答案,半晌又闭上眼叹一口气,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桃花,落了”

诸葛亮睁开眼,窗外已经天光大作,淡金的阳光从窗口中射进来,明亮得连空中的细小微尘都能看见。他坐起身掀开被子刚想下床,眼睛余光却瞥见枕边突然多出来的一物,然后便再也移不开眼。

那是一朵,开得正好的桃花。

————————————————————

诸葛亮一直以为,周瑜总是那副孤高清冷还看他不爽的模样,没想到他有朝一日还能看见周瑜温柔的时候。

本来只是去匹配散散心,本来只是去对面偷个蓝,本来只是藏在一旁的草丛里,却没想到看到了周瑜陪小乔过来打蓝。诸葛亮蹲在草丛里,看着面前的年度虐狗大戏,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只是打个蓝而已,又不是刚开局不久,小乔现在一扇子都可以扇我半管血了还要你帮啊?!诸葛亮忿忿不平的想。

身边草丛忽然一阵晃动,诸葛亮警觉的转过头去,就看见拎着大灯笼的少女非常自然的蹲在他身边,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周瑜二人,一副黑气弥漫心情不爽的样子。

“你这是。。。?”诸葛亮记得她是对面的人,于是小心翼翼的开口。

少女却一转头摆出个灿烂的笑容,在诸葛亮虎躯一震的大背景之下,眉眼弯弯语气十分阳光的说:“我负责把小乔送走,剩下那个就交给你了”

“正好给你点时间问些想问的问题,有事情憋在心里不好,太明显了”

一句话,就让诸葛亮把本来拒绝的语句又吞了回去,他轻轻点头,然后就看见旁边少女手中灯笼一举,一个法阵完美的借助草丛的掩护出现在小乔脚边,还非常精准的把法阵大部分卡在草丛中,只剩下一条边缘接触到小乔,一看就是经常干的样子。于是在短暂的倒计时过后,小乔化作一道光芒被瞬间传送回泉水。

“大乔?”周瑜反应十分迅速,立马扭头朝两人藏身的草丛看去,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从草丛里扑出来的不是他想象中的大乔,而是另外一个他不想见到的人。

“!!!”

只是一瞬间,周瑜就被诸葛亮抓着手腕摁倒在草丛里,被人禁锢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不管他怎么挣扎,都被轻松的镇压下来。又过了一会,周瑜终于放弃抵抗,抬头对上诸葛亮幽深的双眼,说:“你想做什么?”

“你放心,只是想问你些问题而已”

“问题?”周瑜眉梢高高挑起,“你我之间还会有什么问题?还需要你这样来问我”

然而诸葛亮好似没听到他的暗示一般,仍然抓着他的手,问:“你最近,有没有做有关于桃花的梦?”

“桃花?我最近都没做过梦,又怎么会梦到这样的梦?”周瑜瞪大了双眼,“就这种微不足道的小问题,你还要这么问?!诸葛村夫你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

诸葛亮低着头,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周瑜脸上的表情,在确认他真的不是撒谎之后,叹了一口气松开手起身,用复杂的眼光看着他。

这不是什么微不足道的小问题啊。。。因为他,好像开始在意起那个梦中的周瑜了,那个温柔至极的周瑜。所以在刚刚看到与小乔在一起时那个温柔的表情时,这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瞬间就重合起来了,好似那个梦中的他出现在了这里一般。。。

即使他知道这个站在他面前的,才是真正的周瑜。

————————————————————

“你到底是不是周瑜?”

正附身倒茶的周瑜微微一颤,停了手上的事情,抬起头时又是那温柔如春风般的笑容:“对于这件事。。。孔明兄不是心里有数么?”

心里有数才有鬼了。诸葛亮日常在心里吐槽,两眼笔直的盯着周瑜,想从他脸上看到什么破绽,但是只发现周瑜这次的精神似乎不太好,脸色也比上次更加苍白一些。

这么说来。。。这林子里的桃花,也比上次稀疏了不少啊。

“怎么样?孔明兄心里有答案了吗?”

周瑜端起倒好的茶递给诸葛亮,一副不经意问起的模样,然后便微笑的看着诸葛亮脸上纠结的神情,最后还是低声叹了口气。

“是我难为孔明兄了。。。刚刚的话,忘掉就好”

说忘掉,又哪是那么简单的事?后来整整三天的时间里,诸葛亮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然而每一次都无疾而终,得不到答案。

这三天里,他每天睡觉都没能在梦中见到周瑜,好似他之前的那几个梦都是一场虚浮,就真的只是他的一场梦而已。

直到某一天他又见到了周瑜。

又是散心匹配,诸葛亮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本来只是打算散散心,排解一下烦闷,却总是让他排到烦闷的源头。一边在内心里吐槽他这神奇的运气,一边偷偷摸摸的摸到下路草丛准备打一波偷袭,结果刚进入草丛的范围就见到草丛里躺了个人,吓得他又一脚踩了出去。等他平复好心情又走进来,才发现地上躺着的人是周瑜。

准确的来说,是睡着了的周瑜。

在平时,这位铁血都督就是冷酷与淡漠的代言词,此时却侧身睡在小小的草丛里,原本披在肩头的外套被随手丢在一旁,纤长的身躯蜷成虾米状,膝盖抵在胸口,手臂曲起垫在头下,过肩的深褐色长发落在耳边,白皙的脸庞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挂在那里,一看就知道是几天没睡好觉。

虽然平时都没怎么注意到,但是不得不说他这能与大小乔还有貂蝉媲美的相貌真不是吹的。

倾国周郎笑。

诸葛亮想着外界对周瑜的评价就是一撇嘴,心想他们是没见过那孤高清冷的周郎暴躁的大发脾气的样子,才会有这么美好的想法。

其实讲真,能见过周瑜这一面的人,也就只有诸葛亮一个了。

不过同为为自家主公辛勤工作的男子,诸葛亮还是对周瑜报以了同情,并且难得好心的捡过一旁的外套,小心翼翼的披在周瑜身上。

只不过临走前顺手拍了几张照片留念而已。

于是像是心有所感一般,诸葛亮回去睡了个午觉,就再一次见到了周瑜,在梦中。

这次诸葛亮的出现似乎并不在周瑜的计划之中,以至于当他穿过稀稀拉拉的桃花树,到平时周瑜所在的地方时,对方正靠着一旁的树干闭眼小憩。一时间,刚刚在局里见到的,与现在他所看到的重合在了一起,完全一模一样的相貌在此时一展无遗,就连眼底的黑眼圈都没有区别。

诸葛亮看愣了眼,半晌才慢慢的走过去。诸葛亮动作较轻,而周瑜也貌似睡得死,完全不知道他身边多了个人。诸葛亮靠在他靠着的的树干上,随手捞了一缕长发来把玩。

四周桃花飞舞,虽说仍然十分绚丽,但总感觉不如之前的繁华,甚至莫名的有一种行将末路的感觉。

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吧?诸葛亮摇摇头,把这个想法抛到脑后。

只是目前周瑜的情况的确是不太好,在那之后一直到诸葛亮醒来,周瑜都没有醒,期间被诸葛亮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尝试叫醒,然而都没有成功。

————————————————————

“军师,你在想什么?”赵云伸出一只手在诸葛亮面前晃了晃,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担心,“你已经走神至少有一刻钟了”

“啊,啊?”诸葛亮眨眨眼,一副迷茫的神情,“你刚刚说什么?”

“军师,自从上周与我去打了那一局排位之后你就很奇怪,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诸葛亮那扇子抵住下巴,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一会,然后十分严肃的说:“赵将军,你说。。。如果一直梦到同一个人,是怎么个情况?”

“军师,你是喜欢那个人的吧?”赵·耿直boy·云毫不犹豫的说。

到这个时候,诸葛亮终于相信赵子龙还是有点当刺客的天分的。

单刀直入。

一刀致命。

诸葛亮说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种情感,好像什么都不明白,然后你便对一个人上了心,什么事都能想到他,总是渴望着见他。明明在来到王者峡谷之前,他们的交集只是在稷下学院的那几年,大多是还都是一些不是很好的回忆——当然这个不好只是对于周瑜而言,诸葛亮其实还是蛮乐在其中的。

这就是为什么年纪第一的每天日常是吃饭,睡觉,逗周瑜的原因了。

但是这么一想似乎又什么都说得通了,这就像是男生总是欺负自己喜欢的女生一样,只是两个主角都是男的而已。

或许在自己的心中,那人总是一副太过坚强太过强大的模样,让他的潜意识忍不住构思了一个截然相反的周瑜——在梦中。

只是那漫天的桃花究竟是什么意思,诸葛亮还没搞懂,或许只是像赵云说的那样只是他“思春”的象征,又或者还有什么特殊的意义,这一切,说不定去找本人问还来的快。

于是特别心大的诸葛亮就丢下过来讨论军情的赵云,一个人晃悠悠的挪回房里,倒头就睡。

当睁开眼的时候,诸葛亮几乎认不清他现在在哪里。

原本生机勃勃的桃花林变得死气沉沉,四周的树上只剩零星几朵桃花还挂在树梢,却也摇摇欲坠,桃花树枯槁的枝干肆意的舒展身躯,扭曲成各种各样奇怪的形状,宛若地狱来的恶魔从地底伸出它邪恶的爪牙。

看着这样的桃花林,诸葛亮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他迈开步子,朝印象中周瑜常在的那处赶去。在交错的枝干间,诸葛亮很远就看到了在树底下坐着的周瑜。

周瑜像上次诸葛亮来的时候一样,靠在一旁的树干上闭着眼睛歇息。只是相比起上次来说,现在他看见的周瑜要更加瘦弱,一阵风吹来,那淡粉的长袍随风飞舞,勾勒出一具纤细的身躯,好似下一刻就消散了一般。

诸葛亮内心的不安愈发浓烈,他大跨步的走到周瑜身边,颤抖着抚上那苍白的脸颊。

“公瑾?”

周瑜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缓缓的睁开眼。

“。。。孔明?”

周瑜楞楞的看了他一会,喃喃的念出他的名字,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揪住他垂落下来的一片衣角,眼神中是满满的乞求。

“不要走。。。好吗?孔明。。。不要走。。。”

“好,我不走”看着这样的周瑜,诸葛亮心疼极了,连忙答应下来,就这么立在他身边,一手扶着肩膀,一手在周瑜苍白的脸颊上摩挲。

周瑜吃力的挤出一点浅淡的笑,双眼稍稍弯起,又缓缓闭上了眼,不久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四周桃花瓣纷纷扬扬,逐渐归于平静,悄无声息的清风里两人靠在一起,宛如仙境一般美好。

。。。只是梦,总归是要醒的。

周瑜抬起手腕,轻柔的覆在还有些温热的脸上,睁开双眼看向头顶的树枝。在那里,这座林子的最后一片桃花瓣正缓缓脱离枝头落下。

最后落在空无一人的林子里。

“军师大人!!!”

诸葛亮刚迈出院子门,就看见远处有个佣人笔直冲来,他淡定的摇摇扇子,问道:“怎的了,如此焦急?”

“东吴的乔小姐来了,说周都督失踪了!”

“!!!”

当诸葛亮大步跨进屋内的时候,小乔正扒在孙尚香的胸前低声啜泣,本来可爱的脸蛋一片苍白,眼睛浮肿,不知道这之前哭了多少回,又哭了多久。

“还不快去?!”孙尚香单手拎着重炮,炮口对准一旁缩在桌后指挥部下的刘备,眼眶也微微泛红。

“怎么回事?”诸葛亮大跨步走到小乔身边,问。

“卧龙先生。。。”小乔泛着沙哑的嗓音弱弱的,夹杂在孙尚香的怒吼中,“小、小乔午睡前还跟周瑜大人说过话。。。结果等起床后就、就不见了。。。哪都找不见。。。姐姐他们也都不知道。。。呜呜。。。”

诸葛亮大脑飞速运转,突然瞳孔一缩。中午。。。不就是刚刚他睡午觉的时候吗?!

联想到这之前的梦境,诸葛亮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转身冲出房间,远远的就看见同样赶来的赵云。他冲上前去,一把抓住衣服就跑。

“军师???”突然被拉跑的赵云一脸懵逼。

“别管那些事了跟我去一趟匹配!!!”

————————————————————

【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赵云眨巴眨巴眼,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军师突然变得怪里怪气,突然拉着他来匹配,然后。。。

两个人一起站在墙边盯着墙头看。

“军、军师???”

本来只是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没想到他才刚刚开口,自家军师就抢过长枪,一边说着借我一下一边把长枪架在墙边爬了上去。

等等那外面可是一片虚空啊喂?!!不知道离地面有多高的虚空啊喂?!!赵云森森的感觉到了蜀国吃枣药丸,冒着冷汗伸长手臂去够上面的诸葛亮。

“怎么了?”诸葛亮低头看向揪住他衣角的赵云。

“军师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诸葛亮这才想起来他好像还没解释。他挪了挪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说:“我只是想验证一下我的猜想”

赵云一脸不信任的表情盯着他,却看到自家军师脸上慢慢的严肃。

“你知道吗”他说着,手缓慢而坚定的把衣角从赵云手中扯出来,“当人在梦中而不自知的时候,可以用高空坠落的方式来强行脱离梦境”*

“谢谢你帮忙了,赵云”

真正从高空落下的感觉,跟以往在书上看到的不一样。身体强烈的失重感,耳边几乎耳鸣的呼啸声。但是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意识正在缓缓脱离身体,去向遥远的不知何处。。。

————————————————————

阴暗的屋子里安静至极,当床上的人睁开双眼的时候,角落烛台上的最后一点火光也化为青烟。那人艰难的坐起身,循着地上淡金色的线推开了紧闭已久的木窗。

只是一瞬间,阳光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冲进了屋子,穿过空气中细小的灰尘,落在床边精致的琴上,那一朵已经完全枯萎的桃花。

他穿戴整齐,拿起床头的羽毛扇,路过角落的烛台,穿过一声声饱含着惊讶欣喜的呼声。他笑着,眼角带着谁也不懂的,淡淡的悲哀。

石做的拱门前伫立着一道笔直的身影,他走上前去与人问好,却对上一双清澈的眸子。

“节哀”那人说。

他穿过开得艳丽的桃林,直到一条清澈的小溪前。溪边的桃树下还是一簇新土,磨得光滑的石碑上还是他亲手刻下的痕迹。

「周瑜」

都说梦是与现实相反的,那么梦中梦呢?

梦中的世界是假的,可他是真的。那人从来是一副高高在上清冷淡漠的样子。

梦中梦的世界是真的,可他是假的。这桃花林是他们从小就一直偷偷见面的地方。

他们曾一同许下天真的梦想,却走上了陌路,甚至现在。。。

连面也见不到。

“公瑾。。。”

————————————————————

众所周知,蜀国有位军师唤作“卧龙”,相传其颜貌俊美无人能敌,却一生从未娶妻,只在每年桃花盛开之际消失几日,不知前往何处,归来时总会带回一支开得正好的桃花,放在屋内从未被动过的琴上。

————————————————————
End

*虽然现在是《高山》《流水》两首曲子,但是相传古时是和为一首,于是就写在一起
*出自《三国志·吴志·周瑜传》:“瑜
少精意于音乐,虽三爵之后,其有阙误,
瑜必知之,知之必顾。故时人谣日:‘曲
有误,周郎顾。”
*灵感出自盗梦空间

我勒个去这篇终于让我脱完了【撒花】这篇从很早就开始写然后写了至少有两个月(。。。)写完后面在看前面就深深的有一种烂尾的感觉=。=
本来只是想发小甜饼的,结果越写越长越写越虐,最后直接给写成了刀子。。。各位朋友们我对不起你们但是七夕发刀子什么真的很带感(buni)
话说这篇会算进企划里面哒~ 【虽然我不知道最后只剩下几个人发=。=】
最后打滚求心求评论【喂】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