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男【nv】一枚,头像男神不说话

【亮瑜】在下周公瑾,有何贵干(二十三)

#未来架空设定
#副cp很多,不打tag
#过来证明自己还活着
#好久没更自己都差不多把剧情给忘了
#主线差不多该出来了呢(???)
#好了我们开始吧√

——————————————————
『子龙哥哥!!!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通讯那头的貂蝉看起来十分激动,身体前倾凑近屏幕来仔细观察。
“小蝉。。。。”赵云扶额,看来这小魔女这三年来并没有什么长进——至少在他面前是这样的。
『你知不知道,当初传来消息说你失踪的时候,我都快急死了,结果你回来之后都不告诉我,害我一直这么担心』
貂蝉委屈的嘟嘴,两道幽怨的目光穿透屏幕射得赵云十分不自在。
“这。。。”赵云心虚的眼神乱飘,刚好瞟见旁边有敌军朝淡粉色的机甲冲去,一时间焦急的喊出声,“背后!!!”
然后淡粉色的机甲微微转过身,手中的长剑在身侧划出一道180°的弧线,准确的划过敌军驾驶舱的位置,那台机甲旋即爆炸开来,点亮一方星空。
『子龙哥哥你是在担心我吗?!我好开心!我的雪莲都开心得跳起舞来了!』
貂蝉笑得特别灿烂,四周仿佛展开一簇簇花朵。机甲雪莲仿佛是在回应她的话,在星空中翩翩起舞,跳起了名为“死亡”的舞蹈,四周顿时被清出一块净土。
赵云刚想开口解释,结果眼神一瞟又看见远处有人用激光炮对准她,下意识又大喊出声:“小心!!!”
然后雪莲身后推动器发出轰鸣声,在激光到来之前灵巧的躲开,抬起另一边机械臂盲丢一串炮弹,精准的全部击中。
『子龙哥哥你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好开心啊!不过请不要小看我哦~毕竟比起子龙哥哥来说,这里才是我的主场呢!』
貂蝉笑着轻轻歪头,操控雪莲在敌群中大杀特杀,接连炸开的烟火配上女子艳丽的笑容莫名令人感到恐惧。
赵云默默咽下到嘴的吐槽,决定闭上嘴巴好好的当一个小透明。
而在后方的冰蓝里,诸葛亮再一次收到了来自地面的通讯。
『我想您应该认得这个,他说拿这个东西的话,您肯定会非常大度的让我通过封锁区』
诸葛·非常大度·亮靠在椅背上,表面上各种云淡风轻,其实内里在暗暗磨牙。
他怎么不知道他睡觉会流口水的?!
“他。。。有说什么吗?”诸葛亮咬牙切齿的说。
『他说,他已经找回了“自我”,目前正在地面指挥“修整”,劳烦诸葛舰长再多坚持一段时间,等他修好“主机”就赶过来帮忙』
诸葛亮毫不见外的一个白眼翻上天,完美破坏他在外人面前的形象。
『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是末日机甲01号吕布,请多指教』
等到关掉通讯之后,诸葛亮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找回“自我”。。。原来他的身体没有拿去火化吗?!话说,在他的身体里到底什么东西,搞得那些人还要专门把尸/体拿回去研究啊?!
突然,诸葛亮想起之前某人对他说的话,脸唰的一声整个黑掉了。
————————————————
周瑜独自站在栏杆边,俯瞰着下方一片混乱的人群。一阵风吹来,带动发梢在空中飞舞,在阳光中投下一条条的阴影在同样飘起的外套上。他一手搭在栏杆上,一手半曲举在空中,上边停了一只火红色的小鸟,正抖擞它长长的尾羽,却不见有羽毛落下。
『公瑾,你给的资料全部都播报出去了,接下来还有什么资料吗?』
周瑜耳朵上的耳机里传来张良的声音,他抬起搭在栏杆上的手,摁在耳机的某个键上:“没有了,你们尽快从那里撤离,带不走的仪器毁掉都行,反正技术部那边还有”
『。。。技术部会哭的』
“没事,也不是第一回哭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次至少得记得拿纸巾吧?”
『。。。。。。』张·技术部现任扛把子·良表示心好累。
“快走吧,人员安全重要”周瑜没有注意到那边人的沉默,最后留下一句就关掉了通话,低着眼有一下没一下的替小鸟顺毛。
不久,眼角余光忽然瞄到底下闪出一道黑衣的身影,高抬起手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
周瑜点点头,指腹在小鸟头顶轻轻摩挲,低下头小声的说了什么,手上的小鸟就像是跟他心灵相通一般“扑棱”飞起,落在一旁的空地上,光芒闪烁间变幻成一台火红色的机甲。
周瑜走过去,抬手抚上机甲光滑的外壳,微微勾起嘴角,笑着说:“我们走吧,不死鸟”
————————————————
豪华的办公室里,男子听着管家打听来的消息,敲击桌面的手指一顿,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道:“你说,那些贵族。。。倾巢出动?”
“是的”熟知男子性格的管家立马停下之前的话题,“几分钟前,那些贵族的领地内传来大范围空间波动,经探测已经确定是空间跳跃所造成的,在之后的红外线探查中,他们领地内的人员数量下降了至少50%,剩下的数量与上一次上报的家属人数大致相等”
“呵”
男子站起身一摆手,后面的书架缓缓移开,露出一人高的入口,他走进那个入口,声音远远的传来。
“我要出门,保密一下”
管家站在原地,闻言一鞠躬,拿起旁边的扫把去完成他今天的任务。
走进入口后是一条小小的密道,走了不久就可以看见尽头的门。男子走到尽头推开门,门内的幽光笔直的照进密道。
那是一间小小的密室,整个房间就只有一个十几厘米高的圆台在运作,机械运转间漏出的就是整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浅蓝色的幽光只能照出一点模模糊糊的影子。
男子站到圆台上,手掌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手腕,随后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这个被黑科技强行改造成的战争兵器在幽暗的房间里展露出自己的獠牙。
“传送,坐标(xxx,xxx)”
下一秒,蓝色的光芒四散开来,等到房间重新回归幽暗的时候,圆台上的人早已消失不见。
————————————————
TBC
我真的只是过来证明自己还活着。。。
顺便凑不要脸的来宣传一下自己的企划√
【企划】你是我歌单中最喜欢的歌

评论(4)
热度(24)

© しせつ | Powered by LOFTER